莫言科技

全过程、自定制,轻松实现跨 旅游集散中心自助游

票务与调度系统(独立版) 整合旅游集散中心资源,提供 自助半自助游自定义套餐

面向有志创业的人士、基于云 计算理念提供的创业产品

敬请期待

查看: 1839|回复: 0

38岁高中生直升复旦博士-凯发k8官网下载客户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7-22 15: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

38岁“高中生”入复旦博士生拟录取名单
  新华网上海频道4月28日消息:继3月27日报道《38岁“高中生”报考复旦博士》,一个月后,记者再次面对蔡伟。这时的他,已经被复旦大学列入2009年博士生拟录取名单。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主任刘钊教授昨天表示,现在离正式发录取通知书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但他的被录取已经没有问题了,此外,他的博士考试成绩也名列前茅。


  记忆中腼腆而又拘谨的笑容,并没有因媒体的光环而改变,还是那双快磨出底来的黑色运动鞋,简单而又深沉的语言。昨天,蔡伟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得到家人的认同还需要时间,但我一定倍加珍惜这得来不易的机会。”


  【关键词:出名】


  “在学术上,名利是致命伤”


  昨天下午1点30分到4点,在记者采访蔡伟的过程中,他的手机一直都没有停过,直到电量耗尽。时下,他正被媒体的光环包围。蔡伟说:“我不愿意以这样的方式来出名,这不叫什么名人。”在他眼里,只有对学术产生影响,在古文字学界能有深入的研究并发表独立客观的观点,才是最神圣的。


  “在学术上,名利是致命伤。”面对记者,蔡伟说出了这样一句话。而对于如今很多人习惯把学问分为“有用”和“无用”,并喜欢用物质来衡量一切的现象,蔡伟表述:“我觉得,学术精神也是一种物质。”


  昨天,记者在复旦大学内随机采访了一些学生,校园内已经有不少人知道了蔡伟,对于这样一个蹬着三轮车考入复旦的准博士生,他们均赞叹蔡伟的毅力,并为伯乐们不拘一格的魄力而感动。


  【关键词:叛逆】


  “我想搞研究,父母希望我致富”


  能够以高中学历报考名校博士,蔡伟在很多人眼里是个幸运儿。但对于这一如此传奇的经历,在家人眼里的蔡伟,却成为了一个“叛逆”。


  “在父母眼中,我是很叛逆的。我想搞学术研究,尤其是搞古文字方面的研究,和他们对我的要求与想法,实在太不同了。父母希望我的生活轨迹,能朝着为家庭致富的方向不断延伸。虽然现在我已经拟录取博士了,但我感觉到,要得到家人的认同,还需要时间。”


  蔡伟向记者坦言,在成为“名人”之后,受到最多的就是来自家庭方面的压力。


  “进入复旦之后,自己的生活条件有所改善,现在每月能领取3000元。”他给记者列出了所有开销:吃饭每月600元,都是在学校食堂;房租250元,还有买书的钱;余下来的钱都寄给还在锦州的老婆及一个11岁的儿子。“妻子从事送报工作,每月收入500元左右。小孩正在上小学。我很想家,但既然幸运地考上了博士,就一定要在学术上更加刻苦研读。”


  蔡伟还表示:“我的儿子并不特别喜欢读书,我觉得目前阶段不应该给他太多的压力。”


  【关键词:“体制外”】


  “用研究成果证明自己,别无他求”


  作为一个特例,蔡伟将面临一些不适应。他说:“我毕竟不是正规体制内培养出来的学生,在学校里难免会有压力。一方面是一些不认识的人对我这样一个特殊学生的看法,另一方面是我还需要修一门外语。我选择的是日语,只是因为入门较为容易,很多日语都是汉语的演化。”


  蔡伟表示:“我很担心像我这样的‘特殊学生’并不多,这会给我带来一些压力。我决心用自己的研究成果来说话,来证明自己。但学习日语却将占用我一些搞古文字学术研究的时间。”对于这个问题,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主任刘钊也表示,由于蔡伟没有接受过传统本科、硕士教育,这可能会延长他的学制。


  蔡伟说:“我相信社会上在某一方面有特长、功底深厚的人是很不少的,虽然我自己还没有遇见过,或是作过调查。总之我觉得自己很幸运,真的很幸运,人在很多时候是需要坚持梦想的,在遇到困难的时候不能轻言放弃。”


  作为一个受到特殊待遇的人才,蔡伟说:“虽然我现在还只是一个学生,甚至在6月份没有拿到正式通知单前,我还不是博士。但我一定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感恩,去报答那些曾经帮过我的人。”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蔡伟向记者反复强调:一定不会辜负学校、裘先生以及研究中心的关怀,一定会全身心投入学术研究,一定要在古文字方面作出贡献。除此之外,别无他求。


  培养方案量身打造


  “爱惜人才,就为他规范学术训练”


  尽管以高中学历进入复旦攻读博士非常幸运,但对于蔡伟来说,接下来还将面临不小的补课任务。“与科班出身的研究者相比,蔡伟的钻研方向较偏,知识结构有所欠缺。”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主任刘钊告诉记者:“比如语言学、历史学、考古学的知识,都需恶补。”


  对此,把蔡伟引进复旦大门的裘锡圭老先生也有同感,由于条件所限,蔡伟主要是攻读前人的研究,比如乾嘉学派王念孙、王引之的东西。“王氏父子当然了得,但如果完全跟着他们走,也超不过他们。所以把蔡伟招进来后,更要对他加以训练,让他做一些实际的工作,多看一点文献。我们还要提醒他注意自己的不足,例如外语。这个时代,尽管出土文献和古文字都是中国古代的东西,但已经成为一门世界性的学问,要引用别人的成果,和别人交流,都需要外语。”裘先生说。


  复旦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顾云深也表示,蔡伟入学后,必须先完成本科及硕士阶段的学业,再攻读博士。考虑到他的特殊情况,学校将在科目上做一些微调,比如可以免修英语,改修日语,一方面是蔡伟从头学起来容易些,另一方面是日本也有同类研究,今后将有益于他阅读国际学术报告。“复旦招收蔡伟,是出于对人才的爱惜,应该对他负责,给予他规范、完整的学术训练。”


  校方说法


  招博士生,应把录取权还给教授


  记者:录取一个高中学历的学生为博士生,这在复旦百年校史上是第一次吗?


  顾云深:说第一次似乎不太恰当。现在的复旦图书馆馆长葛剑雄1978年报考谭其骧先生的研究生时,就是高中学历,考了第一名,1983年葛教授拿到了博士学位。这样“不拘一格降人才”的佳话,过去一直有,体现了大学代代相传的气度和精神。


  记者:按照现有的学位授予规定,录取一个只有高中学历的学生是不是有难度?


  顾云深:蔡伟确实比较特殊一些,按现在的规定,报考博士必须具有硕士学位或同等学历,而蔡伟只有高中学历。为此,我专门和相关部门作了沟通。从2000 年起,复旦就实行了一项制度:两院院士、杰出教授和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指导老师,可以自主招收博士生。裘锡圭先生作为国内知名的古文字学家,当然有这个资格。


  记者:这种模式有没有可能更大范围地推广?


  顾云深:2007年,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博士生招生率先开始自主招生的探索改革,变传统的博士考试制度为国际惯行的申请考核制度,录不录取某位学生,决定权在于导师。


  今年我们试点博士生招生改革的院系已覆盖了10个院系(所),超过50%的博士新生将通过申请———考核制度走进复旦。明年试点还将进一步推广到理工科和部分文科,经过若干年不断完善,最终实现全面施行。


  记者:自主招收博士的好处在于给一些偏才、怪才以机会,但是同时是否会带来“暗箱操作”的可能?


  顾云深:某种程度上,考试当然是最公平的做法。但如果把考试制度过于固化,推及到人才选拔的每一个层次,一些偏才、怪才就会失去机会,尤其是博士生阶段,需要的是对某一门学科特别热爱、愿意钻研、且有研究能力的学生,而不是最会考试的人。


  我们至少应该把招博士生的权力还给教授,因为他们最有资格去判断什么样的学生最合适。“暗箱操作”的问题,我认为如果有严格的监管制度是完全可以避免的,这个责任,应当由学校的行政管理部门承担。有一个好的制度,给予教授充分的信任,我相信绝大部分教授都会非常珍惜自己的声誉。 

      高中学历的他通过复旦博考



  据辽沈晚报:他考博经教育部特批


  人物:蔡伟38岁 锦州人 高中毕业


  简历:通过自学在古文字方面已经达到博士水平,并受到了三位来自北大、复旦等大学教授的联名举荐。教育部特批蔡伟报考博士资格,让他参加了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的博士生考试。昨日他表示已经通过了初试和复试。


  人生格言:“为自己的梦想持之以恒。 ”


  他曾经是一名下岗工人,靠摆摊、蹬人力三轮车维持生计。尽管生活很艰苦,也难以掩饰他对研读古文的热爱。


  他不但是复旦大学校史上,也是我国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建立学位制度以来第一个以高中学历报考博士的学生。


  为此中央电视台对此事也进行了报道,国内外的多家媒体给予了特别的关注。


  昨日下午1时许,记者在锦州市古塔区蔡伟家中,见到了他的妻子张悦,他家一共两间屋子,其中一间小屋是蔡伟学习的地方,除了已经破损的衣橱,就剩一个老式书柜立在墙角,书柜的横梁上都堆满了书,“他带走的书比这还多,家里头最值钱的就是这些书了。 ”张悦说。


  张悦介绍,蔡伟通过博士考试,家人都为他感到自豪,当时自己激动地哭了,没想到丈夫能有如此作为,这么多年的书没白读啊。


  昨日下午6时许,记者拨通了正在上海的蔡伟的电话,他说:“我没什么了起的,只是多读了些书而已,谁读了20年的书都能这样。 ”


  摆摊蹬三轮坚持自学20年


  蔡伟喜欢古文字,源于他小时候在练书法临描书帖时发现许多不认识的字,于是他就查书,时间长了就对中国古代文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上了高中,他的语文成绩在学校中更是拔尖。但偏科严重没能考上大学,这让蔡伟很遗憾。


  他做过胶管工人,也摆过摊卖点小食杂维持生活,后来还开始蹬三轮车给人拉脚。


  张悦说:“蔡伟卖东西时,根本就不吆喝,爱谁买谁买,他就坐在那看书,一看一天。每天如此! ”


  蹬三轮车以后,张悦发现蔡伟情绪很低落,她无意中听到丈夫在和同行聊天时说:“现在蹬三轮车没有时间看书了,心里挺苦闷的。 ”


  高中毕业后的20年,他的自学没有中断过,几乎把所有的收入都用在了买书上。唯有在生活最困难的一段时间,他才不得不放弃了自学。


  蔡伟说:“学习古文字只是一种爱好,并没有想其他的事情。我对研究古文字有着强烈的热爱,图书馆里有很多古籍找不到,而书又不能外借,就只好坐在图书馆里,整本整本的把书抄下来。 ”


  网上版主受人尊重


  以前蔡伟在一个关于中国古文字的论坛中当过版主,那时他和网友交流,有不懂的字时,大家互相请教。那时网友都觉得蔡伟是个很了不起的人,每当有不懂的字出现时他都能作出解释。


  有一天,一个网友问蔡伟是做什么的,蔡伟说自己是个骑三轮车的。许多网友都不相信,当他说出了自己的身世后,大家都非常同情他,但更多的是佩服他。


  仨教授为啥举荐:爱惜人才


  裘锡圭先生,中国古文字学界泰斗级人物,在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任教授、博士生导师。


  1997年,裘先生因《<神鸟赋>初探》一文与蔡伟相识,去年9月由裘锡圭先生引荐,复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特邀蔡伟参与《长沙马王堆汉墓简帛集成》项目的整理工作。在复旦工作的近一年期间,他发现蔡伟在古文字方面已经达到了博士水平,所以特地请示了教育部,希望能够批准他报考博士。


  蔡伟说:“我没有想到能有报考博士的资格,早先裘先生联名三位教授,提请国家教育局体制外批准,我并不知情。只是后来到了要考博士的时候才知道。 ”


  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主任刘钊教授就曾这样表示:“蔡伟是复旦大学校史上,第一个以高中学历报考博士的学生。校方接受这样一名报考者,完全是出于对这个人才的爱惜。 ” 特派锦州记者 郝鹏飞

      复旦大学拟破格录取38岁三轮车夫读博士学位



  4月23日,复旦大学经过专家考试和校招生领导小组讨论,把38岁的蔡伟列入了2009年度博士生拟录取名单。导师为古文字学泰斗裘锡圭先生。


  38岁读博士并不稀罕,稀罕的是蔡伟只有高中学历,下岗十余年———8个月前,他还在辽宁锦州蹬三轮养家糊口,从未想过,人生最大的转折即将到来。


  38岁高中学历,从三轮车夫到复旦大学博士生,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励志故事。足以传颂的“佳话”背后,不仅是一个年轻人对学问的执著,还有一门学科无尽的魅力,一位学者惜才的慧眼,一所大学开放的心胸……


  把招博士生权力还给教授


  ——访复旦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顾云深


  新闻视点:录取一个高中学历的学生为博士生,听说在复旦百年校史上是首次?


  顾云深:说首次不太恰当。现在的复旦图书馆馆长葛剑雄1978年报考谭其骧先生的研究生时,就是高中学历,考了第一名,1983年他拿到了博士学位。苏步青先生当年招的研究生中,也有高中学历的,现在有些成了数学家。这样“不拘一格降人才”的佳话,过去一直有一些。比如梁漱溟没考取大学,蔡元培让他当了北大哲学系的教师;沈从文小学没毕业,胡适却把他请到中国公学的讲台上……这体现了大学代代相传的气度和精神。


  新闻视点:在现在学位授予制度非常健全的情况下,录取蔡伟是不是更困难些?


  顾云深:2000年起,复旦实施了一项制度:两院院士、杰出教授和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指导老师,可以自主招收博士生。考题由导师自己定,学生可以不参加统考。裘锡圭先生作为国内知名的古文字学家,当然有这个资格。但蔡伟确实更特殊一些,因为按现在的规定,报考博士必须具有硕士学位或同等学力,而蔡伟只有高中学历。为此,我专门去了一趟教育部,和相关部门作了沟通。


  新闻视点:这种教授自主录取硕士或博士生的模式,有没有可能更大范围推广?


  顾云深:复旦已经在上海医学院等院系探索改革,变传统的博士考试制度为国际惯行的申请考核制度,申请读博的学生必须提供自己硕士期间的成绩、论文、已经发表过的文章以及5000字的继续深造计划书,同时还得有两名具有高级职称专家的推荐,考核的环节相当于面试,学生进行20分钟左右的陈述,然后回答导师的提问,录不录取这位学生,决定权在于导师。


  新闻视点:大家会比较担心,这样是不是有黑箱操作的可能?


  顾云深:某种程度上,考试当然是最公平的做法。但如果把考试制度固化,推及到人才选拔的每一个层次,一些偏才、怪才就会失去机会,尤其是博士生阶段,需要的是对某一门学科特别热爱、愿意钻研、且有研究能力的学生,而不是最会考试的人。我们至少应该把招博士生的权力还给教授,因为他们最有资格去判断什么样的学生最合适。黑箱操作的问题,我认为如果有严格的监管制度是完全可以避免的,这个责任,应当由学校的行政管理部门承担。有一个好的制度,给予教授充分的信任,我相信大部分教师都会非常珍惜自己的声誉。


  因为“佐子”,他结识了裘锡圭先生


  一个高中学历的下岗工人,曾经的三轮车夫,怎么能被复旦破格录取为博士生?他到底有何过人之处?


  对记者的问题,作为蔡伟读博主要推荐人的裘锡圭先生没有直接回答,却强调并不主张蔡伟曝光于媒体的聚光灯下,“对蔡伟,还有怎样培养的问题。他要是真的好,以后有学术成果出来,大家自然会知道。”


  在学术圈内,裘先生的严谨务实,是出了名的,他和蔡伟的结识,算起来已有十余年。1995年蔡伟还在自学期间,就给裘先生写过信,裘先生回信赞他:“不计功利,刻苦潜修,十分钦佩。”


  1997年1月,裘先生在《文物》上发表文章《〈神乌赋〉初探》,文中提及尹湾汉墓出土的简牍篇目《神乌赋》,其中的“佐子”不明其意。蔡伟写信告知 “佐子”应读为“嗟子”,亦即“嗟”,是叹词。后来裘先生就在1998年第三期《文物》上,发表了《“佐子”应读为“嗟子”》,称蔡伟“其言甚为有理”。


  2003年之后,蔡伟在国学网上陆续发了一些文章,“他写东西不多,很谨慎,难得的是,能把出土文献和传世文献结合起来看。”裘先生说,蔡伟一些想法很有见地,“比如郭店楚墓竹简《老子》中有一句‘莫之其亘’,‘亘’通常认作‘恒’,从词义上讲不太好理解,蔡伟提出,楚简中常把‘极’写成‘亘’,有终极的意思。对我很有启发。”


  “我曾建议蔡伟考研究生,他说,英语基础太差,怕是考不取。大概2006年后,我感觉蔡伟有些沉寂,后来听说他为了生计,蹬三轮去了,读书时间少很多。我当时就想,如果蔡伟因为环境不好,就这么放弃了,实在太可惜。老实说,现在搞古文字的,很多名义上是教授了,实际上没有他这个水平。有些地方,我也没有他这个水平。”裘先生告诉记者。


  “古文字这门学问,没十几二十年坐冷板凳的功夫是不行的。”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主任刘钊说,蔡伟没有受过专业的学术训练,很多最新出土的文献也没机会读到,但自学了大量传世典籍,许多到了倒背如流的程度。“蔡伟心无旁骛,对古书的文字、句法及古人用语习惯都烂熟于心,甚至比许多专业研究者更熟悉,他较常人更容易融入到古代的语言环境中,对于古人的行为和想法更能够感同身受,时间久了,对古书有了触类旁通的能力。”


  国学网上,他的网名叫“抱小”


  能力是一方面,也许更打动裘先生的,是蔡伟对古代典籍和古文字学的真心热爱。


  蔡伟在国学网上的网名叫“抱小”,有“志向小学”之意。“小学”,为中国古代对文字学、音韵学和训诂学的统称,后来章太炎将其易名为“语言文字之学”。 “小学”作为专门的学问,可以追溯到秦汉之际,只是当代大多数人可能对其很陌生。裘先生告诉记者:“中国几千年的文明,我们对过去的认识,大多从古书中来,但古书有流传下来的,也有散佚的,还有被后世篡改的。要了解历史的全部,还需要不断地发现和修正,比如近年出土的马王堆帛书、郭店楚简、上博楚简,里边有很多以前不知道的事。读懂这些文献,搞清楚真正的古代是怎样的,我们的思想、习惯和生活根源又在哪里,古文字研究是基础。”


  此层意义蔡伟并未深思,他出身普通,父母都是工人,对古代典籍的热爱,出于天生的兴趣。他自幼热爱书法,学生时代迷上了唐诗宋词,高二时在《文史》上偶然看到裘先生的一篇论文,从此被传统“小学”吸引。


  蔡伟给记者看他抄写的《方言》和《尔雅》这两本典籍。发黄的纸页,褪了色的钢笔字迹,扉页上的时间显示是1993年,那时蔡伟已经高中毕业两年。他高中时严重偏科,除了语文,其它科目的成绩一塌糊涂,最终没能考上大学,而是进了一家胶管厂当工人。“在锦州,这些书只有图书馆有,复印费对我来说太贵了,只能抄下来。”蔡伟说。


  1994年,胶管厂效益不好,蔡伟下岗了,在一家商场门口摆了个小摊。对物质生活,蔡伟没有野心,挣的钱只图个温饱,他的业余时间都用来看书。“家里人不懂我在读什么,也不干涉,反正不花钱。”蔡伟说,父母和妻子都是普通人,没求他飞黄腾达,“只是偶尔觉得很孤独,周围没人能跟你交流。”


  2007年,妻子生病,为挣更多的钱,蔡伟开始蹬三轮,“多的时候一天能挣30来块,比摆摊强,看书的时间却越来越少”,他写信给北大的年轻学者董珊说。董珊把这事告诉了自己的老师刘钊教授,恰好复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要与中华书局、湖南省博物馆联合编纂《马王堆汉墓简帛集成》,在和裘先生商量后,中心决定临时聘请蔡伟。


  去年9月,蔡伟来到上海。今年,在裘先生的推荐下,已38岁的他,又获得了考博的机会。


  微调科目,给他完整学术训练


  复旦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顾云深说,蔡伟入学后,必须先完成本科及硕士阶段的学业,再修读博士。考虑到他的特殊情况,学校将在科目上做一些微调,比如可以免修英语,改修日语,一是蔡伟从头学起来容易些,二是日本也有同类研究,今后有益于他阅读国际学术报告。“复旦招收蔡伟,是出于对人才的爱惜,应该对他负责,给予他规范、完整的学术训练。”


  “与科班出身的研究者相比,他的知识结构较偏。”刘钊教授告诉记者,“比如语言学、历史学、考古学的知识,都有所欠缺,需要恶补。”对此,裘先生也有同感,由于条件所限,蔡伟主要看前人的研究,比如乾嘉学派王念孙、王引之的东西。“王氏父子当然了得,但如果完全跟着他们走,也超不过他们。把蔡伟招进来后,要对他加以训练,让他做一些实际的工作,多看一点文献。我们还要提醒他注意自己的不足,例如外语。尽管出土文献和古文字都是中国古代的东西,但目前已成为一门世界性的学问,要引用别人的成果,和别人交流,都需要外语。”裘先生说。


  对未来,蔡伟自己并无太多打算,他妻儿仍在锦州,妻子送报谋生。来上海时,除了生活必需品,蔡伟就带了一个大箱子,里面是他多年积攒的书。有一个安静的环境读书与交流,蔡伟已很满意、感激。


  “这么多年,蔡伟做这个事情,不为名、不为利,就是想把古书念懂,就像猜谜,猜出来了,把问题解开了,就觉得有意义。你问他搞这个东西为了什么,对社会有没有贡献?他恐怕回答不上来。话说回来,如果一个社会,能够允许蔡伟这样的人存在,并能提供一个环境,让他有能力往感兴趣的方向去发展,这对基础学科和社会文化都有极大的好处。”裘锡圭先生对记者说。


  在蔡伟手抄的《尔雅》上,扉页上写着:“积微言细,自就鸿文”。这是蔡伟 21岁时的自勉,意思是从细微处积累,努力奋进,最终取得大成就———对这句有点野心和志向的话,38岁的蔡伟非常不好意思,他说做学问,自己尚在国学大师王国维所言的“第二境界”:“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条走了近二十年的学问之路,永无止境…… (中国甘肃网 记者 尤莼洁 实习生 孔令君)

      辽宁三轮车夫获特批报考博士



  蔡伟,有着一份普通的职业——三轮车夫。


  仅有高中学历的他,钻研古文近20年。三位教授联名上书教育部,特别为他争取报考博士的资格。由此,蔡伟成为我国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建立学位制度以来,第一个以高中学历报考博士的人。


  痴迷古文 摆摊时也看书


  昨日,记者致电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38岁的蔡伟正忙着接待来访的记者。


  从三轮车夫一跃成为有资格考取博士的人,蔡伟俨然成了名人。但他说,6月份考试成绩才能下来,现在自己还是一个喜欢古文的高中毕业生。


  蔡伟告诉记者,自己从高中开始对中国古代文字产生了兴趣,后来痴迷于训诂学。训诂就是用通行的语言解释古代语言和文字,需要研究者掌握大量的古文知识。


  在学校里,蔡伟的语文成绩就是出类拔萃的,有时老师遇到生僻字都会问他。但由于严重偏科,他没能考上大学。


  1992年高中毕业后,蔡伟当了一名工人。平时除了工作,蔡伟就在图书馆看书,很多古籍书不外借,他就把整本书抄下来回家再研究。


  1996年,蔡伟下岗了,靠卖雪糕维持生计,一卖就是10年。即便这样,蔡伟也没放弃自己的爱好,他坚持每天读书10个小时,还当上了国学网的版主。妻子张月告诉记者:“他从来不想着怎么挣钱,心思也不在卖货上,卖雪糕的时候只顾低头看书,也不吆喝。”


  2007年,摆摊的收入不理想,蔡伟又改蹬三轮车。蔡伟说,那是他最苦闷的一段日子,因为每天早出晚归没有时间看书。


  教育部特批准考博士


  蔡伟的才学最先被中国古文字学专家裘锡圭教授赏识。


  据蔡伟介绍,1997年,裘锡圭教授发表了《<神鸟赋>初探》一文,对赋中的“佐子”一词未能作出解释。蔡伟看后致信裘教授,“佐子”应读为“嘬子”,从此裘教授记住了他。


  在网上,蔡伟也因为掌握丰富的古文字知识而越来越出名。2008年9月,经网友引荐,蔡伟来到上海,参与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的《长沙马王堆汉墓简帛集成》项目的整理工作,他在古文字研究上的能力让同事刮目相看。


  同事中流传最广的故事是,蔡伟能记住某个资料在哪本书的第几页上。记者向他求证,他说,只是自己看得多罢了。


  裘锡圭教授也在复旦大学工作,他希望蔡伟能报考复旦的博士生,但是蔡伟只有高中学历,按规定不具有报考资格。


  裘教授联名另外两位教授上书教育部,请求特批蔡伟准考博士资格,随后得到教育部的肯定批复。


  今年3月,蔡伟参加了博士生录取考试。“他们觉得,我一辈子蹬三轮车太可惜了。”蔡伟说。


  妻子:重要的是他有恒心


  昨日,记者来到蔡伟在辽宁锦州的家。两居室的屋内没有像样的家具和电器,只有堆积如山的书和一台电脑,唯一一张相片是蔡伟和妻子张月的结婚照。


  张月告诉记者,1995年,蔡伟就住在她姐姐家隔壁。“他老实,最重要的是作为一个普通工人,他有恒心钻研自己喜欢的东西。”张月说。


  而11岁的儿子蔡维则并不懂古文,因为蔡伟从不要求儿子看古文书,他说,希望儿子有自己的兴趣。(钱江晚报)

        读了以上报道后,我们应该清楚怎么活了吧,人生其实真的很短暂,一睁眼,噫 一天了。一闭眼,噫一夜了。一睁一闭,一呼一吸,一吃一拉,有甚意思。有意思就是自己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事业。

        玩物丧志,玩人丧德。业精于勤,而荒于嬉。成于行,而毁于随。什么也是从不会到会的,最后进入自由的境界的。加油!!!

||archiver|莫言科技 ( )    

gmt 8, 2021-3-17 07:31 , processed in 0.066402 second(s), 10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x3.2

© 2001-2013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