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科技

全过程、自定制,轻松实现跨 旅游集散中心自助游

票务与调度系统(独立版) 整合旅游集散中心资源,提供 自助半自助游自定义套餐

面向有志创业的人士、基于云 计算理念提供的创业产品

敬请期待

查看: 2595|回复: 0

走进中美洲玛雅五国 解密“末日之说”-凯发k8官网下载客户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2-20 15:54:08 | 显示全部楼层 |
  自中世纪以来,“末日说”几乎在每个世纪、特别是世纪末都会上演,五花八门,危言耸听,不过截止到目前来看无一言中——人类文明史依然高歌猛进。跨入21世纪,2012年末日之说日趋高涨,这次势头不容小觑,弄得人心惶惶。除了现代资讯业与影视娱乐业的推波助澜,还因为预言的来源大有来头——神秘的玛雅文明。


  由于玛雅文明遍布中美洲五个国家,很多遗址秘藏于茫茫雨林之中,一般游客难以到达,并非所有人都有机会去亲自了解。先请大家放下世界末日说的传言和争辩,跟着我的镜头走进中美洲的危地马拉、墨西哥、萨尔瓦多、洪都拉斯和伯利兹,去了解沉没多年的玛雅遗址——走遍玛雅五国,展开一场末日之旅。


走遍玛雅五国

  2012·12·21 大毁灭!靠谱吗?

  根据玛雅人的长计历,2012 年的冬至日(即12月21日)恰好是“白克顿”(baktun)的结束日。“白克顿”是一个长达144000天的计时周期。从玛雅纪元起始日算起来(公元前3114 年8月11日),至今已经过了12 个“白克顿”。2012年迎来的“白克顿”是第13个,而且恰好完成玛雅人所谓的5200年的创世周期。

  随着那一天的临近,人们对于“世界末日”的猜想越来越玄乎,小行星撞击,全球大地震和上帝审判日等传说都拥有自己的“粉丝团”,更有美国好莱坞耗资2亿美元大片《2012》描述世界末日时人们挣扎求生的惨况。为什么大家对玛雅末日说如此狂热,我想,这与玛雅人杰出的星相学和年历推算法是分不开的。我在洪都拉斯的科潘玛雅遗址上看过一块石碑,上面刻有正在瞭望星空的玛雅星相家。很多年以前,玛雅天文学家们就精确地计算出一年有365.2420天,与现今的历法相比,一年只误差了17.28秒。所以当《英国每日邮报》的新闻横空出世,说科学家在危地马拉的科罗纳(la corona)挖掘遗址时,发现了距今1300年、刻有可能是世界终结日的石板时,人们才会对这一突如其来的末日说采取宁可信其有的态度。

  我在危地马拉旅行期间,曾经就世界末日的问题咨询过几位玛雅人的后裔。他们都流露出不屑一顾的态度,认为这不过是空穴来风,并补充道那块石板记录的只是一片断历,表示一个周期性的年历结束罢了。

  危地马拉 不曾消失的玛雅

  我乘飞机来到危地马拉的弗洛雷斯(flores),当地有被认为玛雅最高最大的蒂卡尔(tikal)神秘金字塔。危地马拉边境的雨林深处,还有一个庞大的玛雅遗址埃尔米拉多(el mirador),那里的金字塔叫拉登塔(la denta),高172米,超过了138米的埃及胡佛金字塔。埃尔米拉多遗址位于丛林深处,无法坐汽车到达,必须步行,来回得花十天才可以一睹其风采。



游客都爱爬上第二庙,观赏第一庙的英姿。


  蒂卡尔金字塔位于危地马拉北部,是考古学家发现的第一个玛雅文明遗址,更是震惊世界的翡翠面具的发现地。史学界认为,玛雅文明史分为三个阶段,初级阶段叫前古典时期(pre-classic period),中级阶段叫古典时期(classic period),第三个阶段叫后古典时期(post classic period)。蒂卡尔之所以出名,因为它是两大时期的文明中心:“美洲虎”金字塔广场(great plaza)的北面,有前古典时期的代表建筑——北地下城(north acropolis);而两座“美洲虎”金字塔则是古典时期的城市中心;墨西哥尤卡坦的奇琴伊查金字塔处于第三阶段,1521年西班牙人入侵占领尤卡坦后,玛雅文明就宣告结束了。

  我与导游首先来“美洲虎”金字塔广场,这是以前国王举行大典的地方,现在是一片美丽的绿色草坪,草坪两侧矗立着两座巨大的金字塔,一座即美洲虎金字塔,也叫第一庙(temple1),高47米;对面的那一座叫做第二庙(temple2),高38米,据说美洲虎国王建造这座第二庙是为了送给他的妻子,在第二庙的顶端有一个巨大的面具雕像,应该就是王后的肖像。两座金字塔的楼梯都被封锁了,因为曾经发生几起游人从陡峭的阶梯上滚落,伤重不治的意外。为了满足大家登上“失落的世界”的愿望,当地文物部门在金字塔旁边搭建了木质楼梯,供游客登顶,领略玛雅国王居高临下的威武之感。



第一庙始建于公元721 年,之所以得名“美洲虎金字塔”,是因为神庙的门楣 上刻有虎神。


  走进蒂卡尔之前要先穿过一片森林,在林中的主干道上,你会看到一棵长得比较奇特的树,玛雅用它来象征三个世界。树叶部分被称为upper world,就是上天神明,底下的根部被称为under world,是指地下世界,有“阴间”的意思。中间的树干象征着玛雅每一个朝代的国王,他们是连接上天神明和地下世界的“神的使者”。

  在玛雅文明的古代传说中,天上世界一共有13层,地下世界一共有9层。我在参观蒂卡尔广场(complex q)时,看到广场上竖立着9 块石碑,代表地下世界的9层,一层就是一个月,9 层就代表在黑暗的地下世界度过了9个月,第10个月来到了人间,这几乎就是佛教所说的转世投胎。

  我发现许多游人在广场的大草坪上拍手,奇怪的是,回声却来自于远处金字塔的顶端,而且音量很大。导游克里斯丁说,以前玛雅古国当然不可能有插电的音响设备,玛雅人为了让坐在金字塔顶端的国王可以听见下面广场上的声音,也为了让广场上的臣民听见国王的讲话,所以建造的大型建筑都具备回声效果。

  我走遍世界,除了带着摄影器材外,还会随身携带一支小口琴。我突发奇想,何不登上蒂卡尔金字塔,在回声系统优越的金字塔顶端吹奏一曲,那该有多浪漫。于是,我爬上高高的2号金字塔顶端,用手机里的音乐当伴奏,对着广场下的古迹石碑和各国游客,吹起了著名的南美洲乐曲《寂静之声》(the sound of silence)。悠扬的旋律在空中回荡,一直传到了远处的丛林,在遗址建筑中飘逸的旋律,敲打着人们的心扉。此时我仿佛回到了远古时代,把生命中的音乐力量洒向人们的生活,洒向了这片广袤无垠的雨林大地。

  我吹完第一首曲子,接着又吹起了第二首曲子《感情》(feeling)。吹到一半时,警察先生突然出现了,他是来“逮”我的。警察说,还从没人在金字塔顶端演奏乐曲,这可不行。我连忙说对不起,中止了“个人音乐会”。

  克里斯丁告诉我,警察对他说,在我吹第一首曲子的时候就想上来了,但我吹得太好听了,他也不忍心打断。可以想象,在这么大的草坪上,一切都沉浸在玛雅古迹的寂静中,我站上几十米高的金字塔上,用一支口琴吹出忧伤的旋律,在空中徐徐飘荡,那是怎样的一种情调……

  洪都拉斯 掉入历史秘局

  洪都拉斯国名的来历很有意思,哥伦布于1502 年在该地登陆时,发现海底深不可测,船只无法搁浅,故将其命名为“hondura”(西班牙语中“深邃”的意思)。我和导游开了6小时车,直奔危地马拉南边的国境,从那里进入洪都拉斯,前往我们的下一站——科潘玛雅遗迹。从洪国边境到科潘只有10公里的路程,那里有属于玛雅文明初级阶段的重要遗址。



遗址内到处是雕刻精美的石碑和金字塔式的庙宇。


  公元前2000年,玛雅文明在尤卡坦半岛的东海岸兴起(今天的危地马拉、洪都拉斯、萨尔瓦多等国),继蒂卡尔玛雅王朝后,科潘王朝遗址是另一个重大的玛雅考古发现。科潘王朝最著名的一位君主,大名叫做“18 只兔子”国王(king 18 rabbit),整个科潘王朝共有16个国王,他居于中后期。因为在奇力瓦(quirigua)珠宝市场被奇力瓦国王用“鸿门宴”诱杀,成为玛雅历史中一个流传很广的传奇。

  在参观遗址时,为了帮我看懂石雕上的象形文字,导游用木杆在地上画了图案,玛雅文字中的一条线代表数字5,一个点就代表数字1,所以三条线加三个点,就是数字18,加上旁边的兔子就是18只兔子的意思。玛雅人崇尚太阳和月亮,他们从月亮的地表中看到了兔子的形状,所以将兔子视为幸运和权威的象征。至于国王为什么叫18 只兔子则不得而知,至今仍是未解之谜。



石碑上刻着科潘王朝历代国王的名字,右下角就是“18 只兔子”国王的大名。


  在危地马拉的纸币上,每一个面值都标有玛雅数字。0代表20,点代表1,一条线代表5,所以两条线加起来就是10元,而一条线乘以20,就等于100元。

  看罢国王的雕塑,我们来到另一个玛雅祭祀广场。广场呈四方形,四周环绕着高台阶,有点像观众的看台。站上顶端瞭望,广场周边绿荫环抱,远方都是重重的丛林,环境很美。为什么当地人把这里叫做地下城市呢?我先介绍一下玛雅金字塔与埃及金字塔的差别。埃及金字塔是法老过世后的陵寝,法老的继承者继位后,只要国力强盛,都会在前任的金字塔旁边再兴建一座更大的金字塔。而说到科潘的这座金字塔,也是老国王的陵寝,但他的继任者没有盖新的,而是在原先的金字塔上再覆建一座金字塔,所以老金字塔就变成了地下金字塔。

  我们现在置身的广场之下,就有前一个父辈王朝的城市遗迹。为了证明这一点,导游特意带我从开放的隧道进入地下通道,里面的一些古老台阶,被后来的新石头盖住了,但是在地下,这些新添上去的建筑痕迹非常明显。玛雅人还有一件很伟大的发明,关乎自古以来任何民族赖以生存的最重要的东西——水。在地下城市中,我看到一条长满了青苔的深深沟渠,据说玛雅人都是尽量依水建村,如果要在山上建造村庄,那必然要先做一件事,就是修筑沟渠,将水源引入村庄,然后就可以在山上耕种农作物了。

  接着我们又来到一座金字塔下,看到塔下科潘最出名的一块四方形的巨大石块,其正面没有雕刻任何东西,四个侧立面雕刻着4组浮雕,都是科潘王朝的国王,每一面上刻有4位国王,一共16位国王,正好就是科潘王朝的16 代国王。在这些头像中,我再一次看到了“18 只兔子”国王。

  墨西哥 最辉煌年代

  经过长期的积累与发展,玛雅古文明在今天墨西哥的奇琴伊查迎来了最为鼎盛的时代,它也是目前中美洲整个玛雅遗址中保存最好、规模最大、艺术和考古价值最高的。在今年网上票选的世界新七大奇迹中,奇琴伊查同万里长城、泰姬陵、马丘比丘、里约基督像等共同入选。



这座球场长90 米,是玛雅现存的最大球场。


  我到达墨西哥坎昆的当天,就预定了第二天去奇琴伊查金字塔的旅程。我还是照例租了一辆车,请了一位向导。从坎昆市到奇琴伊查有200 多公里,开车需要两个半小时。我的向导叫威里(willy),是尤卡坦土生土长的玛雅人,做导游这行已经30年了。

  进入奇琴伊查金字塔园区后,我就与威里直奔遗址里最著名的景点——球场(ball court)。对玛雅传说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球场在玛雅历史中有着不可或缺的重要性。球场两边各是一堵巨大的围墙,围墙中间有一个很大的凸出的石圈,这就是球门。比赛双方各有7 人,队长通常会站在高墙下的高台阶上,等待其他的队员传球,队长得球后,尽力将球踢进高悬的石圈里,以此得分。比赛对于玛雅王国来说是大事件,上至皇室祭司,下到平民百姓都会来观战。



库库尔坎金字塔里供奉着的巨龙,在玛雅语中即为 “库库尔坎”,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司雨之神羽蛇。


 玛雅球赛实际上是一场祭祀仪式,比赛一结束,赢球方的队长要被当场砍头,胜利者的奖赏便是可以荣耀地直登天界——真是不可思议啊!城墙下的浮雕上,真实地记载了祭祀的场面。赢球队长跪着,脑袋已经搬家了,空空的脖子上方飘出七条像羽毛似的东西,象征喷出的血柱,他的头颅正在一旁祭司的手中。对玛雅人而言,为赢球而得到升天的机会,那一刻是极度神圣且充满幸福感的。

  我站在草坪的边缘,远远地凝视着城市中央的库库尔坎金字塔,可惜的是,它已不再对外开放了。库库尔坎金字塔的底座为正方形,四个阶梯面向着正东、正南、正西、正北,每个阶梯各有91个台阶,加起来为364个,加上塔顶的一个台阶,一共365个,代表一年的365天。玛雅人推算出地球1年为365.2420 天,按照玛雅人的古历法,每5000年才误差一天,玛雅人何以在天文及数学方面取得如此骄人成绩,是许多科学家一直试图揭开的奥秘。

  玛雅人相信,人的生死是一个大轮回,为了重生,必须要有人死去,这就是为什么所有的玛雅城邦里都建有很多祭坛的原因。因为他们要用生命和鲜血来祭奠,以便获得更好的来世。所以当你来到奇琴伊查,打算深入了解这里的玛雅文化时,请记住一位非常重要的神——恰莫尔(chac-mool)。在祭典上,活人被挖出心脏,然后由祭司将心脏摆在恰莫尔石像肚子的圆盘中,代表着恰莫尔将凡人最珍贵的祭品献给天上的神灵。这个著名的神像曾出现在很多电视与杂志上,现在则安放于武士庙(temple of the worriors)顶端的平台上。

  奇琴伊查人的生活就是如此,国王登位、生老病死、丰岁荒年,都必须进行血祭。据考证,玛雅王朝的衰落与这种宗教仪式关系重大,后期人祭的需求量远远超过了种族繁衍的速度,而且牺牲品大多是壮丁。虽然玛雅城邦也用俘虏来祭祀,但毕竟死得最多的还是平民。

  墨西哥 惊世千年古墓

  恰帕斯位于墨西哥东部,当地帕伦克玛雅遗迹的面积十分惊人,庙宇超过1500座,供游客参观的遗迹仅占城邦原貌的5%,其他尚未得到开发。公元2000年,一个来自于得克萨斯州的美国人使用了先进的测绘设备,才绘制出整个帕伦克遗址的全图。这座古城位于墨西哥一片非常美丽的丛林里,海拔150米,平均气温26摄氏度,全年雨量约2600毫米,是整个墨西哥雨量最大的区域。



帕伦克遗址区域约有15 平方公里,建筑废墟有500 多座,花一天的时间也走不完。


  从现存的石刻上,考古学家认为帕伦克玛雅文明建于约公元100年,而帕伦克碑铭神庙(temple of the inscriptions)中的记载则表明,这里的历史可以追溯到玛雅文明的古典时期。帕伦克是玛雅西部乌苏马辛塔河流区域的一个大邦,可考的最早统治者是公元431年的巴鲁姆·库克(bahlum kuk), 整个帕伦克王朝的统治者超过19位,而它最后一代王朝的起始时间是公元745至804年,公元10世纪,整个帕伦克被遗弃了。



三座神庙依次而立。碑铭神庙的大殿内发现了三块石 板,刻有617 个象形文字,讲诉了帕伦克几百年的历史。


  进入帕伦克的广场,眼前一片葱绿,正前方就是著名的建有塔楼的帕伦克王朝宫殿,右手边是三座神庙,最高的一座就是被誉为玛雅考古史上最震撼发现的碑铭神庙,旁边紧挨着的是王后神庙(temple of the queen),最后一座是头骨神庙(temple of the skull)。这些神庙是考古学家根据庙内供奉的不同文物而命名的,碑铭神庙已确认为巴加尔国王的神庙。中间,是因为在神庙下的陵墓里发现了一具女性骨骸,考古学家起初认为她是巴加尔的母亲,后来科学家把骨骸带到加拿大,作了dna测试,发现她与巴加尔没有血缘关系,便猜测她是巴加尔的王后,之所以认为她身份显贵,是因为这具骨骸上覆有几百片翡翠。最后一座神庙没什么发现,庙中只有一幅头骨浮雕,因此得名为头骨神庙。

  三座神庙中,有两座被后人发现葬有尸骨,这一考古成就一下子颠覆了许多专家之前对玛雅金字塔所下的结论。因为就金字塔的用途而言,埃及法老的金字塔是用来长眠的陵墓,而玛雅金字塔通常是举办祭祀庆典的,而帕伦克玛雅金字塔竟然也是陵墓,这让所有玛雅学者大感震惊,也正是基于这一点,帕伦克玛雅遗迹和巴加尔国王才会格外声名大噪。

  在碑铭神庙的陵墓中,人们还有另一大发现——在巴加尔国王石棺上镶有一块精美的浮雕,其图案充满了科幻色彩。20世纪60年代,人类航天技术成熟,宇宙飞船成功进入太空,不少学者重新将目光转回这件浮雕。原来它的主体是一个斜躺着身子,穿着紧身衣的男子,他伸出双手,正在操纵面前一种无人知晓的怪异设备。男子头上还戴着一种类似于天线的东西,连接着弧形物体和管子。这位神秘“宇航员”的身体也很奇怪,好像长出了一棵圣树和一只神鸟……

  经常有传言说,玛雅文明来自外星。这种推测并非空穴来风,浮雕更为传言提供了令人浮想联翩的佐证,这件珍贵的石棺浮雕现已被收进了墨西哥国家博物馆。在帕伦克宫殿后院的草坪上,我遇到了一些摆摊卖工艺品的当地人,便买下了一张以浮雕图案为蓝本的手工挂毯,作为此行的留念。

  伯利兹 玛雅传奇地

  伯利兹是个面积很小的国家,从东面海岸线到西面危地马拉边境线,开车不超过3个小时。该国主要的玛雅遗址有二,一是位于南部山脉的著名玛雅城邦卡拉科尔(caracol),另一个是靠近墨西哥边境城市圣伊格纳西奥(san ignacio)的修南图内奇(xuantunich)。

  伯利兹遗址属于玛雅文明的古典时期,据考古学家论证,公元前400 年此地就有了文明萌芽,最近的考古证据显示,当地的历史能追溯到公元前1000 年,但真正意义上的玛雅王朝起止年份为公元331年到公元859年。

  “卡拉科尔”在玛雅语中的意思是“蜗牛”。在这片遗址上,最高的金字塔叫凯纳(caana), 高约42米,位于整个建筑群的北面,中间广场上的是中央神庙,南面是南卫城神殿(south acropolis),加上古代蓄水池和球场,构成了很有规模的城邦。当时卡拉科尔的统治者居住在凯纳金字塔上,它是一座庞大的神庙,共分三个层次。我们刚开始攀爬时,只能看到

  第一部分的台阶和台阶顶部的天空,等爬上去,又看到第二部分的台阶,连爬三座,到达一个绿草茵茵的平台,穿过平台,还要再向上爬过另一座金字塔,才能到达凯纳金字塔的顶端。“凯纳”在玛雅语中是“天线(skyline)”的意思,我觉得它更应该叫天梯才对。

  像所有玛雅古迹一样,在广场的树林里,卡拉科尔也有自己的一个球场。公元633 年,当时的统治者劳德·肯二世(lord ken ii)下令制作了一块石碑,记载自己的战绩——原来劳德·肯二世的父亲劳德·沃特(lord water)曾经在公元556 年和公元562 年,两次击败了大城邦蒂卡尔来犯的敌人;而在公元631年,他的儿子劳德·肯二世击败了另外一个城邦纳拉尼奥(naranjo)的侵略军,父子都是战功赫赫,所以要刻碑纪念。

  从卡拉科尔玛雅遗址出来,我们马不停蹄地赶往下一个目的地修南图内奇。其实那里的玛雅文明完全从属于卡拉科尔,劳德·肯二世国王为了更好地收取赋税,监管百姓,特意新建了这座城邦。由于年代久远,考古学家找不到相关记载,不知道当时修南图内奇的实际统治者是谁。如今这里只留下一座羽蛇神殿金字塔,除此之外,便是一些毁坏较为严重的城邦建筑。

  修南图内奇距危地马拉边境只有13公里,由于交通便利,所以游客比较多。我们的车过了河,再绕过一个山道,走了大约1.5 公里后就到了。在一片废墟中,羽蛇神殿金字塔最为醒目,它的外观既独特又威武,在白云蓝天下,坚定地伫立在一片高地上,像卫士一样瞭望着远处。虽然金字塔的高度为40 米,但是从视觉效果上,要比凯纳金字塔更为高大。

  我爬上了金字塔顶端俯视整个广场,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设计:在羽蛇神殿金字塔与3号金字塔(plaza 3)之间,很突兀地伫立着一座金字塔,明明是阳光雨露的大草坪,明明是规规矩矩的大广场,因为中间夹了一座不伦不类的金字塔而大煞风景。导游告诉我,这是当时统治者故意设计的,因为他们不希望人们在进出广场时,轻而易举地看到其生活起居,所以下令在广场中央再造一座金字塔,用来阻挡人们的视线。真是不可思议!在玛雅所有金字塔中,竟然有一座没有任何宗教意义,仅仅用来做“屏风”。我想,这座屏风金字塔可能是玛雅文明史上最大的奢侈品了吧!

  萨尔瓦多 玛雅“珠宝之地”

  选择去中美洲的萨尔瓦多之前,我上网查询了一下该国的旅游信息,主要是为了搜索玛雅遗址的相关资料,结果信息少得可怜,而且很多指向巴西的萨尔瓦多市——作为中美洲面积最小的国家,萨尔瓦多的知名度还真是不高。



早期神殿并不巍峨,随着经济繁荣,人口增加,才 有了后来壮观的建筑群落。


  我花了5小时,飞抵萨尔瓦多的首都圣萨尔瓦多(san salvador)。在1524年沦为西班牙殖民地之前,玛雅人一直居住在萨尔瓦多的土地上。1821 年萨尔瓦多宣布独立,1823年加入了中美洲联邦,其首都圣萨尔瓦多位于萨国的中心,去任何地方都很方便,路程不会超过150 公里。比如我此行的目的地——著名的玛雅民居遗址胡亚迪赛兰(joya de ceren),离圣萨尔瓦多只有三十多公里。

  胡亚迪赛兰意译是“珠宝之地”。如果你走遍涵盖玛雅文明三大阶段的五个国家,这处遗址谈不上宏大震撼,但对于关注玛雅文明的学者或旅行者而言,胡亚迪赛兰却是意义非凡。

  车行路上,我注意到公路两边都是黑色岩石块,原来1917年圣萨尔瓦多火山大喷发,黑石都是冷凝后的熔岩浆。半小时后,导游带我来到遗址公园,它位于蒙多玛雅的东南,据科学家考证,约公元前900年,玛雅文明在此发祥,到了公元420年,当地已形成以农牧业为主的村落。公元640年左右,洛马卡尔德拉火山(okmok caldera)突发一场灾难性的喷发,占地5 平方公里的村庄被厚达2米的火山灰完全覆盖,夷为平地。

  1976年,遗址被人们偶然发现,由于村镇在瞬间被火山灰吞噬,故而几乎被原封未动地保存了下来,这也让科学家了解到了1400年前玛雅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胡亚迪赛兰遗址有如从火山灰里找到的一颗明珠,对科学家考察玛雅文明起到了关键作用,1993年,该遗址被列入世遗名录。

  据科学家考证,胡亚迪赛兰共有玛雅古民居遗址16处,目前对游客开放4处,其他因为考古经费不足,尚未得到挖掘整理。这是迄今为止西半球发现的唯一一处古玛雅人生活遗址,大量珍贵文物得以重见天日。

  我一口气将4个玛雅民居参观了一遍,发现了两件令我震撼的事。第一,虽然房屋都是由粘土搭成,茅草覆顶,但墙面很坚固。从一些断垣残壁中可以看到,古玛雅人在土坯中很有规则地排入一根根竹竿和木棍,起到支撑和坚固的作用。从建筑技术来说,这与现代人用钢筋水泥建楼的原理惊人地相似。民居里还清楚地分出了卧室、厨房和食物储存室等。第二,房间的墙角下都有下水道出口。科学家曾根据遗迹做出推测,当时的玛雅人农耕文化非常发达,善于利用排水系统灌溉农田。另外,我还发现民居的房门都很低,导游告诉我,这是因为古玛雅人的个头普遍比较矮的缘故。

  查丘瓦帕(chalchuapa)是萨国最著名的玛雅遗址——塔苏莫金字塔的所在地,也是我此行的另一个重头戏。塔苏莫金字塔的规模远不及同类遗址,和其他国家气势威严的金字塔相比,其外观比较含蓄简朴,但它有自己独一无二的特色,那就是涵盖了玛雅文明的三大阶段。要知道,即便是最辉煌的蒂卡尔,其建筑也只包括了玛雅文明的初级阶段和中级阶段,而塔莫苏金字塔历史悠久,经历多次加盖和修葺,包含了初级,中级和高级三个文明阶段的建筑特色。

  我在当地博物馆参观时,看到一张图表,注明了在该遗址出土文物的所属时代,玛雅三大文明阶段全都有,用事实证明了塔苏莫在玛雅文明史中所占的地位。在玛雅语中,塔苏莫的意思是指“焚烧牺牲者之地”。塔苏莫金字塔高23 米,是萨尔瓦多境内金字塔中最高的一座,被印在了该国的邮票上,可谓萨国的国家名片。

  末日说,又一场虚惊?

  2012年5月,在危地马拉西北面的雨林里,美国波士顿大学的考古学家威廉·萨图尔诺又有了一项重大发现,为不相信末日说的学者提供了新证据。威廉的学生沿着昔日盗墓者的足迹,新发现了一处古建筑,其中有一间“书屋”,墙壁上完好保存着古老玛雅的天象年历表,以月相记录的日历展示了所谓末日之后7000年的岁月。更加证实了我在游览玛雅遗址时,听到玛雅后裔所说的“周期性断历”,也无疑推翻了2012年12月21日为世界末日的传说。不过世事难料,未来谁也不能打包票,真相唯有等到2012年12月21日才会水落石出,那一天会发生什么,天知道!

  来源:《行家》 文、摄影:梦 野
, ,

||archiver|莫言科技 ( )   

gmt 8, 2020-9-28 18:32 , processed in 0.252940 second(s), 13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x3.2

© 2001-2013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