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科技

全过程、自定制,轻松实现跨 旅游集散中心自助游

票务与调度系统(独立版) 整合旅游集散中心资源,提供 自助半自助游自定义套餐

面向有志创业的人士、基于云 计算理念提供的创业产品

敬请期待

查看: 2477|回复: 0

有女如斯-凯发k8官网下载客户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2-29 11:29:16 | 显示全部楼层 |
  她是“剩女”。

我们是在西藏回京的火车上相识的。她睡在我上铺,把数码相机打开给我看,从成都到拉萨,几千张美图,玩疯了。  

本以为她是资深驴友,没想到却仅入门级。头次旅行便大手笔,滇藏线自驾游,行程数千公里,耗时大半个月。  

令我惊讶的是她出行前的准备:在保险公司投巨额意外保险,把存折、银行卡、有价证券、房产证等全部证件收拾打包,交给信任之人保管……  

“人随时可能遭遇不测,所以我时刻准备面对一切。”她说。  

我匪夷所思地望着她:时尚、自由、果敢、强势,显然是白骨精。只是,我着实不能理解,看似掌控一切的她,缘何内心有如此强烈的不安全感?难道仅仅因为没有一个男人?  

下火车时,一位斯文男士在车站等她。她任由对方负起大部分行李,态度冷淡。  

看来,剩女不是没有男人,只是不要而已。  

她有过婚姻,刻骨铭心。当自己依然憧憬“慢慢变老”的童话时,身处异地的先生,房间却被另一个女人收拾得干干净净。哭过,闹过,最终还是离了婚。好长一段时间,严重失眠,服安眠药、酗酒……眼看自暴自弃了,突然有一天负气觉醒,要比他更好,更多情,更多金!  

于是抛弃一切,来到北京闯荡。剃了超短的寸头,决定“从头做起”。在一家广告公司跑业务,从低得可怜的底薪到年薪几十万,个中甘苦,如鱼饮水。  

对鞋子又爱又恨。“每天奔波跑业务,用脚量遍了北京城,鞋子磨穿了洞还不忍换掉。发誓有朝一日云开月明,一定要买好多好多鞋子犒劳自己。”  

剩女也好,白骨精也罢,能有今日蜕变。感激那个负心人。所以,我们自嘲并自勉:好女人一定是被坏男人负出来的。  

我们不算同类,但却彼此吸引。我喜欢她的跌宕多彩,她艳羡我的风平浪静。有时,她开着车突然给我打电话,亲爱的,我想你了。  

来吧。我说。  

于是她飞车赶来,拎着礼物。可能是一块很小的蛋糕,可能是两大袋新鲜菜蔬。她喜欢做菜,有一手好厨艺,慨叹无人享受,只好来我这里练手。  

前年中秋,她在qq空间里放了好多照片,全是一盘盘佳肴,最后摆满一张圆桌。好美的画面。  

她说,中秋着实无聊,花了一整天时间做菜,晚上布置好烛光音乐,拍下照片留念。  

那么多菜最后怎么了?我问。  

倒掉。她说着,大笑起来。  

我笑她行为艺术,内心不免感伤,因为深知生活一旦成为艺术,便不好玩了。  

不久金融危机袭来,工作越来越艰难。一场重要的谈判失败,受够方方面面的指责与重压,她飞车回老家。

深夜,下着倾盆大雨,她在高速公路上飙车,把音响开到最大,四小时飙到家,衣服没脱便缩进被窝,号啕大哭,如婴儿般放肆。母亲不敢问,只好坐在女儿身边默默陪伴。  

哭了几乎一夜。凌晨,东方渐白,再一咬牙,飞车回北京。  

准时出现在工位上,化着明媚的妆,还有始终如一的自信淡定。没有人知道她经历了什么,忍受了什么,彷徨又有几许!  

有所积累后,她终于决定自己组建公司。一路泥泞,太多世故人情。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们断了联系。她忙着孕育公司,我忙着孕育小孩。再次见面,我的小孩已经四个月。她惊喜地把她高高举起,小孩快活得手舞足蹈。  

她的“小孩”却没那么顺利。金融危机、房产泡沫……所有一切都赶上了。“赔了几十万。”她疲倦地说。

那天她很晚才走,车子发动时,忍不住告诉我一件事情,自己被检查出子宫肌瘤,很大体积,需要立刻手术。  

当然还有另一种方式,她荒诞地眨眨眼睛,如果立刻怀孕,能够达到一箭双雕之目的。  

不要!我断然劝阻。听说“单身母亲”是很多都市剩女的时髦选择,但不希望是她的。  

她大笑起来,挥挥手,车窗徐徐关上。  

她没有手术,也没有怀孕,而是选择旅行。云南、新疆、贵州、海南……我追着她的博客看,没有过多打扰。她平实地记录行程,路走得越远,人距离内心越近。  

不久前突然接到她的电话,语气竟是从未有过的轻松,“亲爱的,我回来了,把房子卖了。”  

为何? “因为终于决定出国读书。因为再不做自己,恐怕来不及。”  

可以说“失败”,亦可以说“超脱”。她大刀阔斧做起减法:卖了房子、关了公司、赶走那些暧昧不详的男人们……减得越多,精神越焕发,经年的失眠症竟也不治而愈。  

我问她对未来有什么想法?她说找个好男人,生个好孩子。  

好男人的标准是什么?她沉思良久,认真道:“彼此相惜。剩下的一切,我们双手创造。”  

令人欣慰的是,出国前她去医院检查,惊讶地发现肌瘤消失殆尽。“谢谢你,谢谢你!”她翻身下床,恨不能给大夫一个热烈的吻。  

“谢我干什么?要谢谢你自己吧。”医生被她的热情吓到,不好意思地说。  

我们捧腹大笑。  

曾经,我编造过几本滥情小说,她被小说感动得稀里哗啦。如今,有女如斯,我被她的跌宕感动得无法提笔。  

谁在桥上看风景,谁又在楼上看你?


作者 一 盈

||archiver|莫言科技 ( )    

gmt 8, 2021-3-17 07:29 , processed in 0.072261 second(s), 10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x3.2

© 2001-2013

返回列表